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健康资讯>健康资讯
健康资讯

联系我们

029-65618880
sxhfyygs@163.com

健康资讯

COVID-19的特点及其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


发布日期:(2020-4-26)   点击次数:315

2020年4月15日,心血管顶级杂志Circulation在线发表了武汉大学李红良教授与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心脏中心的PeterP. Liu教授合作的题为“The Science underlying COVID-19: Implications for the Cardiovascular System”的深度综述文章。该文章围绕COVID-19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,从临床和基础的角度对COVID-19进行了系统地梳理和阐述。

当前,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VID-19)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持续肆虐,COVID-19在全球210个国家的累计确诊人数已突破240万大关,死亡人数超16万例,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。

虽然COVID-19的临床表现以呼吸系统症状为主,大量临床证据表明COVID-19也能够累及心血管系统。其次,合并心血管疾病的COVID-19患者,病情往往更加严重,死亡风险通常更高。因此,阐明COVID-19和心血管系统的关系,对于相关病人的救治以及该疾病的深入理解至关重要。

从流行病学看COVID-19
与心血管系统的相关性

现有的流行病学资料表明,COVID-19患者中合并心血管疾病的比例较高,而该类患者的死亡率也显著上升。据报道,合并心血管疾病的COVID-19患者死亡率为10.5%,合并高血压患者的死亡率为6.0%,远远高于没有合并症的患者(0.9%)。同时COVID-19的感染也可以促进心力衰竭、心肌炎、心包炎、血管炎、心律失常等心血管并发症的发生。实验室检查发现,8-28% COVID-19患者出现肌钙蛋白的上升,提示合并心肌损伤。而伴有肌钙蛋白或脑钠肽(BNP)升高,以及存在潜在的心血管疾病或心血管危险因素的感染者,其重症率和死亡率均显著增加。

新型冠状病毒(SARS-CoV-2)
COVID-19的特点

SARS-CoV一样,SARS-CoV-2通过其刺突蛋白(Spike)结构与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(ACE2)结合,从而侵入细胞。而SARS-CoV-2的亲和力是SARS病毒的10到20倍。另外,研究者发现,在SARS-CoV-2 Spike蛋白的S1/S2亚基边界处具有furin蛋白酶切割位点,该位点能够增强病毒入侵宿主细胞的能力。SARS-CoV-2属于RNA病毒,具有高度变异性,能够在流行的过程中持续突变。另外,SARS-CoV-2在无症状感染者中也能够复制传播。基于以上特点,COVID-19具有高度传染性。流行病学数据提示,患有心血管疾病的人群可能更易感染SARS-CoV-2。而COVID-19患者合并的心肌损伤是由SARS-CoV-2直接感染心肌细胞所致,或是由机体炎症反应引发的二次效应,有待进一步的研究确认。

SARS-CoV-2通过
ACE2和TMPRSS2感染细胞

细胞表面受体ACE2和丝氨酸蛋白酶TMPRSS2是SARS-CoV-2入侵宿主细胞的关键蛋白。SARS-CoV-2通过其Spike蛋白与ACE2受体结合,TMPRSS2进一步激活Spike蛋白,促进病毒进入宿主细胞。ACE2和TMPRSS2共同表达于肺脏,心脏,胃肠道,肝脏,肾脏,神经元以及免疫细胞,理论上讲,以上均是SARS-CoV-2攻击的靶标。ACE2和TMPRSS2表达的组织分布特征有助于解释COVID-19患者的临床症状和实验室检查结果。研究表明,在糖尿病,高血压以及心衰患者中ACE2的表达量和活性显著增高。另外,ACE2的表达水平具有明显的性别差异,ACE2位于X染色体,理论上讲男性的ACE2数量是女性的一半,但实际上男性受感染的风险并未比女性低,男性患者的死亡率反而高于女性。在心衰患者中,男性外周循环的ACE2明显高于女性,但ACE2的外周水平并不能直接反映组织的表达。ACE2的组织分布,性别差异,表达水平和SARS-CoV-2感染以及COVID-19的临床表现之间的关系有待进一步的研究阐明。


病毒和受体的相互作用
以及潜在影响

SARS-CoV-2与ACE2结合并内化,以胞吞作用的方式进入细胞,通过膜融合,病毒的RNA被释放到细胞质中,从而引发感染。被侵犯和破坏的细胞释放潜在的危险信号,激活宿主的免疫反应,进一步诱发组织损伤。心肌细胞是SARS-CoV-2的潜在攻击靶标,患者的心肌损伤标志物持续升高的同时通常伴有炎症反应的增加,严重影响患者的预后,因此应尽早干预,防止心脏的进一步损伤。

ACE2作为SARS-CoV-2感染细胞的受体,同时也是肾素-血管紧张素系统(RAS)的重要调控因子。ACE2能够将AngII水解成Ang 1-7,后者作用于Mas受体,发挥拮抗Ang II/AT1R的效应,如降低血压,舒张血管,抑制炎症和氧化应激等。SARS-CoV-2的感染引起ACE2的降低,使RAS系统的平衡向AngII/AT1R偏移,促进组织损伤。尽管目前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评估,RAS系统抑制剂,如ACEIs/ARBs类药物对COVID-19患者的利弊,多数医疗组织推荐具有ACEIs/ARBs用药指征的患者继续使用该类药物。事实上,本团队的大样本临床研究证实,对于有用药指征的COVID-19患者(如高血压),ACEIs/ARBs的使用益处大于风险。


SARS-CoV-2感染和免疫系统

目前关于SARS-CoV-2感染所引起的免疫反应的分析相对比较局限。研究发现,80%的危重症患者出现淋巴细胞减少,淋巴细胞的比例可作为病情严重程度的评价指标。在对COVID-19死亡患者的分析中,最显著的发现是外周CD4+和CD8+T淋巴细胞,以及肺组织中的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均明显降低。除了低淋巴细胞血症,COVID-19患者,尤其是预后较差的患者,往往伴有IL-1β,IL-6水平的升高,引起细胞因子风暴和炎症反应的失控。面对伴有免疫调控紊乱的患者,如实验室检查提示低淋巴细胞血症,炎症标志物(CRP,IL-1β,IL-6等)升高,或其它器官损伤(c-TNT,BNP等)标志物上升,应紧密监测患者体征,纠正免疫平衡紊乱,尽早进行抗炎干预。

 

友情链接恒创美荟抖音小店 美团雁塔雷竞技登录诊所 恒创美荟淘宝自营店 西安杨森制药 修正雷竞技登录 众信医药 老百姓大药房 雷竞技登录健康医疗集团有限公司 中国制药网 药房网商城 药房网 1药网 康美雷竞技登录 雷竞技登录招标网 派昂医药 哈药股份